越南新娘:「她聽到我是越南人後不講話了」被激活毅力化解外籍歧視!

  • A+
所屬分類:越配故事

「台灣的幸福在這裡,為什麼台灣在(武漢肺炎)抗疫的過程中,大家還能自由出去走一走,那是台灣做太好了,因為從一開始台灣已經做得很好,所以從那個基礎,我們就掌握得很好。」

對台灣的防疫讚不絕口,在台灣定居近20年的陳凰鳳,不只是來自越南的越南新娘,更是在台灣深耕越語教學的老師,2006年在政大開越語課,2015年以《幸福聯合國》廣播節目奪得第50屆廣播金鐘獎教育文化主持人獎,2017年擔任民進黨的新住民委員會主委,今年,《親子天下》雜誌對她的報導更成為翰林出版社國一下學期的國文教科書選文。

除了回去探親外,陳凰鳳近年也會到越南巡迴演講,讓當地台商更了解越南文化,盡快融入當地生活,往返兩地的她,在疫情期間,深刻感受到台灣的好,「防疫政策都做得很徹底,加上台灣的民眾,包括住在台灣的外國人也跟台灣人一樣遵守這些規定,大家也是一心為了台灣好,所以去努力。」

「我們(越南)也是一直效法台灣民眾這樣的心態,所以當我們疫情發生的時候,我發現越南政府不斷地更新台灣的新聞,不斷地學習台灣。」台灣與越南的確診病例都相對少,不過台灣的自由與進步,在此時顯得更難能可貴。

陳凰鳳說:「越南的制度比較像是中國大陸那樣,越南政府如果採用任何政策,都用軍隊的態度來對待老百姓。」,這是因為越南醫療體系沒台灣那麼好,而且人口多、城鄉差距大,土地面積也比台灣大將近10倍,所以越南得更小心才能控制疫情。

越南新娘陳凰鳳與台灣結下如此深厚的情緣,「中文」是個很重要的關鍵,畢業於越南胡志明市國家大學法學院的她,最初是為「比較越南與中國的法律」的畢業論文而念中文,畢業後,她與在越南工作的台商簡志榮相識結婚,夫妻在越南住了6年後,約30歲的她於2001年和丈夫帶著一雙稚齡兒女到台灣落地生根。

陳凰鳳說:「我當時決定帶孩子回來台灣生活,是因為我希望能讓他們幸福的在台灣生活長大,接受台灣的教育,我認為當時台灣的教與體系應該是比越南更完備。」為了孩子的將來她選擇來到台灣,本來一心一意只想當賢妻良母,但沒想到,「我開始注意到台灣社會對我這個身分會有一個特別的定義,譬如叫我們外籍新娘或外籍配偶等等之類,我非常不適應。」

尤其是「外籍新娘」一詞,讓陳凰鳳難以接受,「新娘只有一天當新娘,可是現在你還是新娘,代表你還沒有進這個家庭,台灣人也還沒有接納我們,沒有把我們當成是自己人,永遠我們是新娘。」這個詞讓她覺得自己對台灣人來說,永遠像個外人,「我們是這個孩子的母親,我們應該被叫成台灣母親才對啊,怎麼是外籍新娘,叫我們外籍媳婦還能接受,外籍新娘太陌生了,永遠不認同我們,也不接納我們。」

不只「外籍新娘」的稱呼,有一次她孩子生病住院,和同病房另個病童家長的聊天,更讓她感受到與台灣人的隔閡。「她聽我講話覺得我有口音,就問我:『你是新加坡人嗎』,我說:『不是,我是越南人』,她聽我是越南人就說:『喔』,就沒有接下來的話了,然後我就說,蛤,為什麼她聽我說一個越南人就不講話了,我那時候覺得有一點受傷了。」

陳凰鳳表示即便感到難過與失望,但如果事只關己她就不管別人,不過某天她卻看到一則新聞,「有一個越南新娘媽媽因為語言溝通不良,剛生孩子沒多久,可能因為跟夫家產生一些衝突,她太難過就跳樓自殺。」這則新聞給陳凰鳳的打擊非常大,「我就覺得天啊!因為語言隔閡,所以這位越南新娘媽媽沒辦法在台灣生活,過得很不幸福。」

陳凰鳳不只看見了語言隔閡所造成的新移民悲劇,還有當時台灣的大街小巷貼滿販賣外籍新娘的廣告,整個東南亞族群硬生生被拖到聚光燈下給所有人品頭論足,甚至批評、辱罵,她就聽過,有人認為外籍配偶是來台灣「淘金」的,「他講那句話的時候,我突然愣住了。她們(外籍配偶)基本上去工作賺的錢,並不是寄回給娘家而已,她們還要照顧這邊的夫家,你想很多外籍配偶嫁給台灣人,年齡差距很大,所以先生娶她的時候,還沒有那個經濟上的問題,但是娶她一兩年之後可能就邁入退休的年紀了,然後找不到工作或是沒有收入,是不是得靠年輕的老婆來幫忙家計,台灣社會那時候並不了解這個背景。」

有的台灣男性娶了外籍配偶,甚至有「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覺得外籍配偶既是老婆,也是外傭,社會上對東南亞新移民貼上的負面標籤,讓陳凰鳳憂心孩子的生長環境,「我對我孩子的教育就開始擔心憂慮,我不曉得我的小孩以後去讀書,因為我是外籍人士,我講話口音不一樣,會不會小孩的朋友,或是她的朋友的父母親覺得我怪怪的。」

陳凰鳳的憂心,丈夫簡志榮都看在眼裡,某天丈夫看到伊甸基金會成立外籍配偶關懷小組的訊息,建議她去當翻譯,解決外籍配偶溝通上的困難。丈夫的一番話讓陳凰鳳頓時領悟,「我說,對了,就是我可以,原來我有這個能力可以去幫助別人。」

對陳凰鳳來說,幫助外籍配偶,就等於幫助自己,「我這個陳凰鳳一個人沒有影響,我自己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我一個人的力量太渺小,可是那時候是整個族群被媒體報導都是負面的。」她認為想讓自己的小孩快樂幸福地長大,就得讓他們在友善的環境長大才可以,若這個環境對他們的母親不那麼友善的話,怎麼會輪到孩子呢,所以她決定要幫助外籍配偶在台灣生活所遇到語言隔閡的困難。

在伊甸基金會當志工的陳凰鳳負責打電話關心外籍配偶,但在電訪過程中她發現其實很難真正幫助到她們,「我100通電話,大概只有一兩通可以直接跟新住民直接講電話,基本上她們的家人都不願意給我直接跟她們講,每個人接電話都說,你們找我的媳婦幹嘛,我說因為我們想要關心她,想知道她需要什麼協助,因為我們這邊有越南語志工之類的,每個人都說我知道了,我會跟我媳婦講。」

之後,陳凰鳳到台北市婦幼醫院成立的外籍配偶特別門診當翻譯,但她發現這也只是治標不治本,外籍配偶們回家後一樣有語言隔閡,此時她得知中山社區大學有意為外籍配偶提供幫助,她主動聯絡,表明想開一個中文班,校方答應提供教室並協助招生,陳凰鳳表示:「我是因為這樣子跨出了一個大步,就是我做老師這個工作。」

繼中文班之後,她又開了越語班,讓台灣婆婆能更快與媳婦拉近彼此的距離,成為台灣開創越語教育的第一人,引來媒體爭相報導,讓當時想開越語課程的政治大學外語學院長陳超明邀請她到政大開課,陳凰鳳表示:「當時推動語言教學,我認為克服在社會上成年人的刻板印象,對新住民的刻板印象,那現在如果我讓越南或是東南亞文化能夠在台灣發揚,應該是靠年輕人對我們的認同,所以能夠來大學,對我來說太幸運了,所以我當然是答應了。」

為了讓越語更發揚光大,她2005年進軍廣播教越語,更在2008年開闢了電視教學之路,她如此努力,卻在一場中研院研討會中,因為說出「越南語是會變成台灣的方言」的看法,遭遇到令她痛心地指摘。

陳凰鳳當時說:「我們嫁來台灣不是一般的移民,是婚姻移民,我們帶我們的文化進入一個家庭,然後這個家庭就會發展成一個多元文化的家庭,所以這個語言它有一天會自然而然變成這個家庭的下一代的母語,我的語言就是我孩子的母語了,然後他的爸爸的語言也是像孩子的母語一樣,所以我認為越南語是會變成台灣的方言,也是一種母語。」

然後,就有一個教授就站起來指著陳凰鳳的臉說:「你那個越南新娘住在台灣才12年,就敢說越南語變成是台灣的方言的一種,你會不會很霸權啊。」陳凰鳳表示她當時非常難過,因為她覺得這不只是針對她,而是針對整個族群。

不過難過、痛心最終都成為她前進的動力,為了教學,她邀請社會各階層人士上她的電視節目,總統馬英九在任時,以及總統蔡英文上任後,都曾是她的嘉賓,「這代表不管台灣的哪個政黨,他們相信新住民不是台灣的問題,而是台灣的優勢,台灣擁有多元族群,可有更多發展。」

不斷努力的陳凰鳳也看見了台灣的改變,「現在我的朋友,尤其是這幾年嫁來台灣的年輕人,或是來台灣留學,有機會認識台灣的年輕人,結婚,都沒有適應上的問題,她們常聽我的故事,都說姊姊你好辛苦喔!」陳凰鳳表示以前整個社會的氣氛都用很高高在上的心態來看待新住民,好像新住民是二等公民的味道,但現在已經改善很多。

陳凰鳳一路走來不忘初衷,盡力將所有事做到最好,回首20年耕耘,她很欣慰看見台灣社會的轉變,「我覺得台灣的新住民能走到今天,就是因為台灣社會很友善,人民很善良,而且新住民在台灣太努力,所以各方都是努力的一步,我們才走到今天。」

我們長期在越南在地經營擁有眾多女會員,並且是越南新娘政府立案合法機構,可以提供高成功率、中途不加價、契約保障的娶越南新娘服務;

若您想要瞭解越南相親方式、娶越南新娘流程、娶越南新娘費用等相關問題與疑慮等,都歡迎透過以下Line或微信與我們聯絡諮詢:

  • 越南新娘諮詢Line
  • Line ID:Match131499
  • weinxin
  • 諮詢越南新娘微信
  • 微信 ID:Match131499
  • weinxin

越南相親娶越南新娘

越南新娘政府立案費用透明公開越南新娘介紹

 

越南新娘第一品牌,99%客戶都順利娶到滿意的越南新娘

娶越南新娘團費要多少?機票吃住輕鬆全包只要3.5萬!
2020娶越南新娘流程與費用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